2012年4月22日

茶座改詞 - 《熱狗傳說》

《熱狗傳說》
原曲:《不死傳說》,陳奕迅

最後的「熱狗」,要搭請快手,
五月中退休,永垂不朽;
位位爭住拍,平民、巴迷拎起相機拍餐勁,
然後到處拍佢到處搭佢追巴士四處走。

可開車窗,鴛鴦啡色車廂裡,
遊大埔,衝出市區真爽快,打開窗吹下風;
超低車資,坐佢出城通街去,
繁盛裡,反映香港的精粹,平民負擔得起。

「熱狗」,深啡色的椅子,
車窗可開啟,自然風送贈;
太可惜,這些「熱狗」終須老死,
冷氣巴取代「熱狗」,車資一再飆升,到處廢氣。

最後的「熱狗」,要搭請快手,
五月中退休,永垂不朽;
位位爭住拍,平民、巴迷拎起相機拍餐勁,
然後到處拍佢到處搭佢追巴士四處走。

相識初戀,愛上某個皆因佢,
陪伴你,一整世紀的經典,談下心吹下水;
一起兜風,坐住出城通街去,
無懼怕,即使那天多麼㷫,坐了它心冷靜。

大眾、車長不再喜歡,
皆因那車廂,太悶熱很翳焗;
太可惜,這些「熱狗」終須老死,
冷氣巴取代「熱狗」,車資一再飆升,到處廢氣。

最後的「熱狗」,要坐請快手,
「冷馬」通處走,那情不再;
悶熱的「熱狗」,逐部開始消失,只得廿幾部,
無奈要搭「冷馬」要歎冷氣,想吹風?只得電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