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

果然係專欄X2 (第1759期)


果然係專欄X2 (第1759期)
2015年3月11日




今期《FACE》雜誌刊登了筆者的專訪,如要了解詳情,請留意「TC_ 製作」facebook專頁。

「TC_ 製作」,想像,創作,堅守真相,為民發聲。由即日開始,《果然係專欄》會以全新形象示人,為大家帶來全新觀點。「TC_ 製作」已為「膠登音樂台」製作不少時事諷刺改歌,大獲好評,我們會繼續製作更多高質作品,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TC_ 製作」facebook專頁已經開放,請即上 http://www.facebook.com/TC.Production.HK 讚好!

《果然係專欄》已同時推送到twitter、Google+及facebook,讓大家隨時隨地看!




我就是這個「膠登改詞人」

大家好!筆者在這裡先感謝《FACE》雜誌的訪問,我就是那個負責填詞及製作影片的膠登音樂改詞人Tommy Shek。筆者早前改編了《爆seed慈母》諷刺黑警,令有關片段瘋傳,結果獲《FACE》雜誌訪問。

筆者可以說是現時膠登音樂的其中一支台柱,這令筆者感覺到有點壓力;不過正是因為如此,就成為了筆者繼續堅持改歌及製作影片的動力。眼見香港赤化,自由行及水貨客猖獗、政改假諮詢,加上黑警濫權……雖然筆者未能為那些事情做點甚麼實質的事去解決那些問題,但筆者衷心希望可以透過改詞,令更多香港人醒覺,去了解這個社會究竟在發生甚麼事。

是次報導令網民對膠登音樂的認識加深,對於這個現象,我感到非常安慰。然而,我不會因為如此,而視之為階段性勝利,驕矜自大而不去努力。我仍很記得,以前曾經有一個以改詞知名的組織,名為「窮飛龍」,過往曾經屢次上報及接受訪問,但自此之後,「窮飛龍」的改詞水平卻愈來愈退步,影片質素每下愈況。現時「窮飛龍」的影片點擊率及喜歡影片人數的數字,有很多都是找打手去創造出來,感覺上似是為牟利而創作,同時亦忽視作品質量的重要性。為此,筆者謹此承諾,絕不步「窮飛龍」後塵,會堅持做好自己。

最後筆者很想在這裡多謝四個人。

第一個要多謝的人,可以說是筆者的伯樂,而那個人就是成功捧紅龍小菌,令龍小菌由一個面罩歌手變成一個真正歌手的經理人──邵子風。他令筆者的第一首改歌《亡川》得到演繹,而這亦令筆者開始投入創作。邵子風在筆者眼中是一個很平和的人,別以為他平時看起來好像很囂張似的,其實他亦是一個關心社會及熱心公益的經理人,一遇到不公義的事,便會挺身而出。

第二個要多謝的人,是筆者其中一個為二次創作歌曲取經的對象,他就是「山卡啦」。筆者曾經聽過他改編的歌曲作品,當時引起了筆者的共鳴。是他令筆者意識到,改歌比起文章更有說服力,更吸引網民注意。以時事入歌,是一個創新的意念,「山卡啦」正正開創了這樣的先河。他的改詞一針見血,非常到位,而這亦令筆者非常欣賞。

第三個要多謝的人,就是帶領筆者加入膠登,讓筆者一展所長的人,她就係「花膠那」。我未成為膠登巴打之前,筆者惡搞了《萬千熄機賀台慶》的標誌,再加上筆者當時改編的一首台慶宣傳歌,使筆者投入膠登的懷抱,亦令筆者帶領膠登音樂發展。《熄機心》是筆者加盟膠登音樂之後的第一首改歌,該首改歌亦令筆者展開了業餘改歌的生涯。「花膠那」是我印象中充滿熱誠及在響膠登音樂中最為活躍的歌手,雖然她未必能夠與其他專業歌手媲美,但筆者看到她很用心地演繹筆者的改詞。

第四個要多謝的人,就是筆者加入膠登之後,成為了筆者的長期合作拍檔,以及令筆者改詞質素提升的人,他就是妁小汀。小汀過去曾經和我一樣,曾經推出不少改歌;由於志同道合,便在偶然之間認識了小汀。由於小汀之前習慣唱歌,因此筆者每次完成改歌之後,都會找他校對及提供意見,以至是試唱及演繹。正是因為如此,筆者在膠登音樂的創作生涯便正式開始。

雖然筆者只是一位很平凡的網民,但筆者和很多香港人一樣,都有權表達自己的訴求,光明正大的做回我自己。筆者會繼續二次創作下去,希望大家會繼續支持筆者,以及膠登音樂台的一眾巴打絲打。

多謝大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