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7日

茶座改詞 - 《六四飛霜》

《六四飛霜》
原曲:《六月飛霜》,陳奕迅

當 坦克就在示威者中輾過終虛報死傷
直到現在亦找不到真相 河蟹力最強 努力建牆

最終 六四烈士逐一都消失了北京落了霜
那年思歪力批中央衰相 但也賴了賬
抽了水 繼續封鎖真吹脹 [誰在媚共唔認賬]
屈了機 那獵物卻是「旺陽」 暗中遭封殺
離奇吊頸吊死靠近窗

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烈士死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匪黨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共賊砒霜 百姓都遭殃
明明屍骨都也未涼 還妄想去封殺案件現場

當 習慣抽水用心一味洗帖得五毫獎賞
未慣善念在此彰顯 不過共匪有膽量 繼續建牆
一下子 性命注入了力場 [誰被誰越抬越上]
一下子 價值像泡沫上揚 沒半分退讓
做了報訪終變絕響

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烈士死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匪黨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共賊砒霜 百姓都遭殃
明明屍骨都也未涼 還妄想去封殺案件現場

醫院也不再拯救已極平常
新聞都經已封殺了 才是榜樣
驚天遁地之歌 轟轟烈烈 大合唱
如何憑人力綑綁一殺「旺陽」
如何憑財力去討了中央 不要想

習慣了這異象 誰又在叫嚷
六月飛霜 世界怪得誇張
誰又去決定誰正常 匪黨哪個有異想
未曾盡興 共賊砒霜 要被迫分享
誰來斗膽講
中央殺「旺陽」
誰有膽去相信中央立場
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 誰說得漂亮

已失去的 喊亦正常
最堅壯的 無亦正常
那真相都 閉目正常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