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4日

轉載:果然係專欄第二版(第102期)

2005年6月4日

請注意,由於本人事務繁忙,《果然係專欄第二版》由六月開始將會減少推出。18/6及25/6將暫停推出《果然係專欄第二版》。

果然係專欄第二版(第102期)
http://www.hkflash.com/diary/read.asp?id=tcshek&aid=11897160
<今期專欄提早在2005年6月3日推出>

今期「果然係blog」的內容如下:

1. 六月一日,沒有冷氣歎的日子
2. 配錯藥,醫死人!
3. 六四事件十六周年

請大家萬勿錯過!
================================================
六月一日,沒有冷氣歎的日子

今年六月一日,是非常炎熱的日子。可是,環保組織「自然足印」在當天舉辦「無冷氣日」。就是因為這樣,可憐的學生們及上班一族便要在炎熱的空間工作、學習。本來「無冷氣日」的意念很好,目標明確,可是,未必每個人都能夠接受在炎熱的日子舉辦「無冷氣日」,而參與「無冷氣日」的學校及辦公室不多。

溫室效應,我們當然要關注。試想想,冷氣的電費是多少?開冷氣製造了多少二氧化碳?相信大家都明白,二氧化碳令全球的溫室效應情況更加惡化。可是,現今科技進步,而我們卻歎慣了冷氣,於是「自然足印」便要我們返璞歸真。

今次「無冷氣日」雖然令我們大汗淋漓,不過,我們學懂如何珍惜資源。筆者希望大家經歷過「無冷氣日」的考驗後,不會在大風的日子開冷氣,而大家亦不會無故把冷氣的溫度調得過低。

配錯藥,醫死人!

黃大仙竹園李世澧診所疑配錯藥事件,至今已經奪去四名病人的生命。

在這次事件中,李醫生雖為事件負責。他身為醫生,病人的生命便交在他身上。只要他稍有疏忽,已經可以白送幾條人命。看來李醫生可能要面臨被釘牌的命運。

除了李醫生之外,他的配藥師都要負責任。配藥師所擔當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配藥師配藥一定要非常小心,如果配錯藥的話,他便要背黑鍋了。

當然,不只是李醫生及配藥師。政府都有責任保障病人的安全。有人提出「醫藥分家」,有人提出「收緊藥物管理政策」。首先,根據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教育總監崔俊明所說,醫藥分家即是醫生只有處方權,藥劑師只有配藥權。不過,今次事件只涉及人為因素,例如專業指引執行不力、制度出錯等等。因此,實行「醫藥分家」並不是解決配錯藥事件的最佳方法。其次,收緊藥物管理政策可有效保障配藥師,配錯藥事件便可以大大減少。

今次事件涉及四條人命,筆者希望當局和專業團體應儘快追查真相,還那四位死者一個公道。

六四事件十六周年

「六四事件」──一個令人難以忘記的日子──而今天亦是「六四事件」十六周年。不如我們談論「六四事件」吧!

1989年6月2、3日,軍隊分批秘密進城,包圍了廣場一帶。1989年6月3日早上,由於開路的越野車及後來運載軍械的旅遊巴士被民眾查悉,軍備被沒收。

下午,當局為奪回旅遊巴士上的鎗械,北京公安警察、武裝警察及戒嚴部隊在六部口新華門和人民大會堂西側,首次用催淚彈、塑膠子彈、警棍、長棍對付學生、工人和市民。近百名市民受傷。

晚上10時起,「鄧李楊集團」不顧學生的和平抗爭,下令戒嚴部隊不理民眾攔阻,分東西兩路進逼,派出裝甲車橫衝直撞,掃除路障,撞殺人牆,強行開入天安門廣場;期間軍人大開殺戒,從木樨地?復興門?六部口至建國門一帶的長安街上,死傷無數。

在阻截軍隊的行動上,北京市民視死如歸,以血肉之軀抵擋裝甲車及坦克車,徒手攔截手持衝鋒鎗的暴軍,前排倒下,後排湧上,表現出堅定而勇敢的大無畏精神,悲壯感人。由於軍隊阻止民眾送受傷市民入院急救,拖延了醫治時間,致使許多群眾因未能及時醫治而犧牲了。

1989年6月4日凌晨2時許,大批戒嚴軍隊包圍了天安門廣場,學生和民眾被趕到人民英雄紀念碑。當時正在廣場絕食的侯德健以及學生代表與軍隊談判,要求讓學生安全撤離。

後來學生「獲准」由廣場的東南角撤出,但還沒有撤出,廣場上的燈在凌晨四時突然全部熄滅,大批頭戴鋼盔、身穿迷彩軍服、手持衝鋒鎗的戒嚴軍蜂擁而至,圍住了紀念碑。另外,一批軍人更架起機關鎗,對準紀念碑正面的學生。根據倖存學生的憶述,戒嚴軍有計劃地佈了陣,然後由手持木棍、電棒的武警和軍人衝上紀念碑的第二層、第三層,狠狠的追打和平靜坐的學生,不少學生被打至頭破血流。學生於是被迫向下層逃走。同時,大批坦克車和裝甲車由天安門衝向紀念碑,將廣場上數百個帳篷營幕撞毀輾平,民主女神像也在此時被輾毀。

當日早上和下午,軍隊繼續在城內向聚集的民眾開鎗,傷亡人數無法估計。

1989年6月5日,軍隊仍在天安門廣場駐守,市民在街上遇到駐紮的軍隊時,仍高喊反軍管、反政府的口號。這一天,北京青年王維林隻身攔截一隊坦克車,更一度攀上領前的坦克車。

1989年6月6日清晨,大批坦克車仍嚴陣以待在天安門廣場佈防。北京市民和學生繼續架設路障,攔阻軍隊。下午,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和戒嚴部隊少將張工舉行內地新聞界和傳播機構的記者招待會,講述有關天安門廣場「清場」事件。袁木說軍隊受傷人數5,000多,而群眾和「暴徒」則有2,000多人受傷。部隊戰士加上「罪有應得」的歹徒有近300人死亡;學生方面有23人死亡。而張工更解釋說,當晚在廣場上沒有打死過一名學生和群眾,也沒有用裝甲車、坦克車壓死、壓傷一人。

1989年6月16日,袁木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訪問時,對該公司攝得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殘殺學生和市民的數千呎影帶,厚顏無恥地解釋為「以現代科技捏造」及歪曲事實的真相。

「六四事件」為中國留下了一個不能磨滅的裂痕,可是,中國一直隱瞞「六四事件」的真相,因此直到現在知道「六四事件」的青少年亦不多。希望大家在知道「六四事件」的真相後,不要忘記「六四事件」。最後筆者借今次「六四事件」十六周年,希望「六四事件」可以得以平反,還「六四政治犯」一個公道。

「六四事件」資料來源:六四紀念館
發佈留言